河南滑县一村民被撞成重伤 法院“马拉松”式审理四年未果



 
       本网讯:在刚刚闭幕的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张立勇提交议案呼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建立“国家错案警示日”。张院长的这一呼吁,吸引了家住安阳市滑县万古镇西万古村村民肖英战的关注,“真希望公平正义的法治阳光能够照到我们家破败的小院子里”。肖英战满怀希望地告诉媒体。
       据肖英战讲述,四年前的2012年11月22日夜晚,一场突如其来的交通事故彻底改变了母亲袁爱珍和整个家庭的命运,一辆轿车在村口公路违规超车的过程中撞上袁爱珍,她当即昏迷,事故造成袁爱珍头部、颅骨及全身多处骨折,病情危重。在当地滑县人民医院治疗一个多月后,由于病情恶化,后转诊至新乡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在2013年1月7日至2013年12月7日近一年间,袁爱珍三度入院治疗,花费十多万元。由于病情不见好转,袁爱珍的子女最后将母亲转诊至医疗条件更好的河南省人民医院。一年多的治疗,全家不断往返于各大医院,数十多万的巨额医疗费和精神折磨压的这个家庭喘不过来气。
       据村干部介绍,袁爱珍把七个孩子拉扯大非常不容易,家里的生意里里外外全靠她一个人打理,数十年的苦心经营,其创造的财富一度达到数百万,袁爱珍成为十里八村闻名的“女强人”,一场意外事故,昔日幸福的一家人由于失去母亲这个“顶梁柱”,家里的生意无人打理一落千丈,为了给母亲治病,面对巨额的医疗费,袁爱珍的子女们不得不四处借钱,甚至高利贷,全家人陷入近乎绝望的困境。
 
       事故发生后的2012年12月6日,滑县公安局交警大队认定,轿车驾驶人李某印由于违规超车致事故发生,负事故全部责任。
       2013年8月,受害人袁爱珍将机动车驾驶人李某印和中华联合财产保险公司告上法庭,要求滑县人民法院依法判令二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及各项经济损失共计106万元。

 
        2013年12月20日,法院审理期间,经原告袁爱珍申请,滑县人民法院委托新乡医学院司法鉴定中心对原告的伤残程度、护理依赖程度、护理期限、护理人数进行评定,鉴定意见为:被鉴定人袁爱珍颅脑损伤的伤残程度为一级,其依赖程度为完全依赖护理,护理人数为二人,护理期限为十年,也就是常说的“植物人”状态。
       2014年11月25日,滑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公司赔偿原告医疗费、精神抚慰金、残疾赔偿金共计12万元;被告李某印医疗费等各项损失75万多元。
         一审判决后,由于被告李某印不服,向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要求撤销一审判决。
       李某印认为:原告的司法鉴定是在治疗尚未终结的情况下进行的,鉴定结论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同时,原告又拿出原告在街上散步游走的视频资料,证明原告尚未达到生活不能自理的一级护理状态,认为鉴定意见不符实,并要求原告重新鉴定。
       安阳中院受理后于2015年11月25日做出裁定:撤销滑县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发回滑县人民法院重审。
       滑县人民法院重新审理后于2016年12月12日做出重审判决,但在这份判决书上,法院认为:“鉴于被告申请重新鉴定,原被告双方对重新鉴定事宜一直未达成一致意见,致使重新鉴定程序至今未终结。滑县人民法院对原告与鉴定相关联的损失暂时不予处理。”
     “滑县人民法院在重审判决时紧紧把住院治疗期间的医疗费等费用做出判决,人身伤害赔偿部分再次被无理搁置”。袁爱珍的儿子显得很无奈。
      针对被告李某印于事故发生后4年才提出重新鉴定的要求,原告袁爱珍的子女认为这其中有猫腻,原告认为,“一审审理程序存在严重问题”、“本案不应重新启动鉴定程序”、“一审法院判决结果严重违法”。
​    一审审理程序存在严重问题;
    原告袁爱珍与被告李某印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2015年案件经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回滑县人民法院重新审理。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内,滑县人民法院都没有审结该案件。
    袁爱珍的四儿子肖英战告诉媒体:2015年6月6日,被告李某印提出新鉴定申请,滑县人民法院技术科办重新鉴定事宜,让我们等通知。约2015年年底,业务庭告知,技术科将该鉴定表等退回业务庭,说李某印不提供鉴定经费(鉴定费、保障被鉴定人安全往返的必要的交通费)。据此,原告认为应视为被上诉人李某印自动放弃重新鉴定申请权利,尽快作出判决。但此案被搁置,原告无数次催问,都让等待。之后我们就一直耐心等待法院通知,但却于2016年12月16日收到了上述不公正的判决书,该判决却让当事人等了四年之久。
    二、本案不应重新启动鉴定程序;
    原告袁爱珍的诉讼代理人认为:本案在原审时已经做出了鉴定结论,该结论是在双方协商同意下,根据医院的相关材料,并由原审法院委托所做,没有违背任何一方的意愿。该鉴定书依据事实情况,做出了客观公正的鉴定结论,合情合理,程序合法。在原审质证过程中二被上诉人对该鉴定结论并未提出异议,更未申请重新鉴定,应视为对伤残等级等结论的认可,其再次提起申请依法。2016年11月9日,滑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该案件,被上诉人李成印对上诉人的伤残等级等再次提出新鉴定。庭审结束后,滑县人民法院要求商讨鉴定一事,双方协商意见并未一致。此等情况闻所未闻,荒唐至极。之后原告告诉法院,我方鉴定程序合法,不同意重新做鉴定。如法院依职权要求重新鉴定,上诉人方愿意配合。得到的答复是,让再等通知。
    三、一审法院判决结果严重违法;
    代理人认为:该案在原审审理中有明确的鉴定结论,该结论上诉人与二被上诉人均予以认可。但法院在再审判决中认定“因原被告双方对重新鉴定事宜一直未达成一致意见”为由另案处理一节,严重不妥。如法院依职权要求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对双方认可的鉴定结论重新鉴定,我方也同意配合,但法院并未这样要求。该案件不应该被一审法院割裂开来,一方面是事实问题,另一方面是程序问题,根本无法割裂开审理。如此审理依法无据,严重损害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更使案件久不决,给受害人袁爱珍及其家属带来不应有的诉累。
    据了解,关于原告袁爱珍司法鉴定所涉及的人身伤害赔偿部分的审理将于近日在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拭目以待。
     时至今日,一个责任划分清晰的交通肇事案,法院在审理过程中经历了漫长的马拉松式审理,公平正义似乎无从谈起。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省高院院长张立勇在全国两会上的呼吁如雷在耳:“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期望正义之光能早日照耀这个不幸的家庭。
     3月15日,针对受害人反映的有关问题,媒体分别致电负责审理此案的闫法官和卢法官,二人均未正面回应有关问题,表示采访需通过当地宣传部门,婉拒媒体的采访。
     采访结束时,一位不愿具名的滑县人民法院法官告诉媒体,袁爱珍的案子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结果,可能是因为法院为了应付上级审限检查,完成年底的结案率而匆匆忙忙于年底做出的。该法官还透漏,滑县法院内部会议上,院长时常点名批评审监庭负责人,但这位官员的有关说辞并未得到证实,其真实性有待调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京华法治网 » 河南滑县一村民被撞成重伤 法院“马拉松”式审理四年未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