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公司女经理顶任务“借走”30名保户600多万

一份承诺高额利息并盖有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凉城县支公司印章的借(存)还款协议书,一张盖了同样印章和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凉城县支公司,以存款为项目的现金收讫章收据,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凉城县支公司原经理张芳从30多位投保大户手中,以存款的名义“借走”600多万元。2017年10月25日,由公诉机关乌兰察布市人民检察院以乌检公刑诉(2017)4号起诉书,向乌兰察布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最终张芳因在担任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凉城县支公司经理期间,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公司有存款任务,并承诺给予高额利息回报等为诱饵,向投保大户李金明等38人非法集资诈骗632.88万元。也正因为如此,张芳受到了有期徒刑15年的牢狱生活和20万元的刑事处罚。

 

 

女经理以顶任务为名签下六百多万借(存)款协议

做为一名保险公司的地区经理,如何有这么大的能力,让投保大户们将多年的积蓄存入保险公司呢?

据当事人李金明等人介绍:时任中国人寿保险凉城县支公司的经理张芳,在凉城县地区是一名颇具影响力的公众人物,而且个人工作能力很强,工作业绩一直稳居高位,自张芳就任人寿保险凉城县支公司经理一职后,该公司在她的带领下,多次在全内蒙古地区人寿保险行业内受到上级部门的表彰,2014年还被评为内蒙古地区先进前三名。就是这样,凭借着国内保险行业领军企业的头衔和自己的职务之便,张芳开始以顶任务为名,年终入保,年初退保的形式,向凉城县的投保大户们以高于银行利息的优惠条件吸收现金,而在这一过程中,起到关键作用的主要是一份承诺高额利息并盖有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凉城县支公司印章的借还款协议书,和一张盖了同样印章和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凉城县支公司现金收讫章和张芳本人签字有正式编号的正规收据。

 

 

 

 

“如果不是凭着我们对中国人寿这样一个具有国字号保险机构的信任,张芳再有能力,给再高的利息,我们也不会拿着这么多的钱去借她,当时借给她主要是看到了这些借还款协议书和收据都盖着中国人寿保险公章和财务章,并且每一笔钱都是在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凉城支公司经理办公室张芳亲手接收,我们就想着既然是将钱借给这么一个国字号大公司,而且还有一定的利息做为回报,我们也就放松了警惕,在我们这些人里面最早的是从2008年就开始借款给张芳,就我们所知道的到2016年4月份,人寿保险公司凉城支公司原经理张芳利用这种手段先后已集资高达600多万元,其中涉及人员38人。近十年的时间,这样大的动作,这样大额的资金,这样完备的手续,足以让人信服,如果不是2016年4月29日张芳因其它原因发案,直到现在仍然是保险公司的经理,更是骨干和先进工作者。”

据乌兰察布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显示,至2016年4月29日止,张芳共向李金明、高增兰等38人除去支付利息及退款金额106.12万元,共计高息吸存金额高达632.88万元。

然而,据受害人李金明等人介绍:案发后,经公、检部门对张芳立案侦查发现,张芳名下并没有任何的房产、地产以及个人存款,那么如此大额的款项到底去了哪里?

吸金当事人获刑谁为保户“外借”款项卖单

现如今凉城县的这些投保大户得知当初向自己借款顶任务的张芳入狱后,想的最多的就是自己借出去的钱,保险公司是不是应该偿还,带着这样的疑问,他们曾多次找到人寿保险乌兰察布分公司和凉城县支公司,可是得到的答复却是:“对于你们的遭遇我们也很理解,但张芳这些借款属于个人行为,而且公章也是私刻,你们可以走司法程序提起诉讼解决。”

而据受害者李金明等人表示:对于这样的答复他们并不满意,如果当初张芳不是由上级保险公司下达正式红头文件任命的凉城县支公司经理,每一笔借款也都不是在保险公司办公室内进行,他们根本不会相信张芳。也正是由于符合了上述的条件,再加上所有的协议和收据上,全部都盖着人寿保险这样一个大品牌、大公司的公章和财务章,他们也不会相信。而现在张芳经过近十年的借款、返息,如今案发,却被告知公章和财务章全部伪造,这可就难住了所有人。在当今的社会上虽然大家每天和一些公章打交道,是不是都要去鉴定真伪呢?

为了能够追回自己借出去的钱款,他们也曾向内蒙古保监会进行了反映,当时保监会相关工作人员也曾明确表示,公章是不是私刻与投保户并没有多大的关系。公章的真伪与投保户无关,那么这些投保大户手中盖有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凉城县支公司印章的借还款协议书,和盖了同样印章以及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凉城县支公司现金收讫章的收据,又该找谁去偿还借款呢?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通则》第四十三条“企业法人对它的法定代表人或其它工作人员的经营活动,承担民事责任”。发生这样的事情,张芳作为人寿保险上级部门正式任命的凉城县支公司经理(法人代表)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那么作为上级主管部门(法人)就没有责任吗?

追款事件引发续保祖孙俩一死一伤

人寿保险凉城县支公司原经理张芳因罪获刑的消息一出,让这些投保大户炸开了锅,因为追要借款,几经前往人寿保险凉城县支公司和乌兰察布分公司讨要说法。期间,更是与人寿保险公司乌兰察布分公司和凉城县支公司保安人员发生肢体冲突。

 

 

 

 

 

 

 

 

据受害者郭效莲表示:自己本身作为一个投保大户,在人寿保险凉城县支公司投保十余种,2017年3月份曾接到保险公司1069000095519平台发来的短信通知称:老父亲和女儿的保单到达缴费期,2017年3月29日下午两点四十分左右,自己带着年迈的老父亲和曾任凉城县支公司招聘讲师的女儿(工号:6555),前往该公司进行缴费,可是因张芳案发后,郭效莲曾向保险公司现任经理梅某讨要说法,最终不欢而散。这次续保误被保安人员当成了前来闹事,直接被拦在了大厅之外,继而双方发生正面冲突,导致女儿王某头部、腹部等多处淤青。推搡过程中,年迈的老父亲从轮椅上摔落在地,同时又亲眼目睹了外孙女受伤全过程的老人郭千恒老人,当时就出现了肢体僵硬、麻木、呼吸困难,并导致昏迷。郭效莲说:“事发后,保险公司并没有及时施救,直到晚上九点才将我父亲送往县医院,入院后于3月30日,经抢救无效死亡。我女儿则是因为头痛、腹痛,经凉城县医院诊断为脑外伤后反应,胸背部、左手背部、左大腿、双膝、腹壁软组织挫伤。后经呼和浩特市第一医院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为:王某体表挫伤面积占体表总面积7.8%,评定为轻伤二级。目前,虽然几经波折,打伤女儿的保安已经被捕入狱,但是过世的老父亲却因为一直没有得到合理的解决而无法入土为安!”

作为投保大户,为自己的家人续保,却遭遇一死一伤的飞来横祸,这不仅成了郭效莲心中无法抹去的痛,更让郭效莲对人寿保险乃到整个保险行业失去了信任。

如今,多方求助无果的李金明等人告诉记者,事发后,我们曾向有关部门多方求助,却换来无人问津,期间个别部门也曾建议提起诉讼,但面对高额的诉讼费用,大家一时又无力承担,现在一想到自己把辛辛苦苦赚来的血汗钱拿出来,却惹来这么多烦心费力的事。李金明为了这件烦心事,家里不仅出现了矛盾,更是经常失眠。这件事情将如何发展,我们也将继续关注!
    保险公司女经理顶任务“借走”30名保户600多万-财经-国际新闻网  http://www.bjyglcwq.com/Html/?19996.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京华法治网 » 保险公司女经理顶任务“借走”30名保户600多万